这段时间,在上海生活和工作的人们会发现,如果不会亮“码”,可能在许多地方会碰壁,甚至连大门都进不了。

事实上,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最吃劲的时期,“随申码”“乘车码”等应用的出现,让许多人感受到了生活和办事一“码”平川,而对于政府来说,也通过积极引入各种应用场景,让好“码”更好。

社区民警向外地入沪人员介绍下载随申码取代出入证作为进出小区凭证。刘歆 摄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应用场景快“码”加鞭

“老阿姨,现在进去看毛病,要亮一下你的‘随申码’。”上海群力中医门诊部的一位党员志愿者向一位准备看病的老人展示了“随申码”的二维码。

这位老人一脸茫然,好在工作人员拿着手机一步步地教老人如何注册“随申码”,在人脸识别并要大声念出数字的时候,这位老人询问工作人员是否可以帮忙代读一下呢?“这个不可以的,你可以试试看,万一有问题,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这位工作人员说。

上海群力中医门诊部前,党员志愿者帮助前来就诊的市民申请“随申码”。王凯 摄

老人用带着上海味的普通话念出了数字,系统还是辨别出了,并显示出老人的名字“潘XX”。“真是太不容易了,不过还好总算办好了,这下到其他地方也方便了。”潘老太太说。

“我们这里2月3日就开始接待患者了,从3月1日开始使用‘随申码’作为进入凭证之一,从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这里的老年患者占着很大的比例,因而我们就安排了党员志愿者每天一大早在大门口教患者使用‘随申码’,患者们也非常支持。”群力中医门诊部党支部书记杨琦晖说,“作为老字号,我们这里的病人不仅年龄比较大,而且不少都是来自长三角地区,其中许多人都患有各种慢性疾病,抵抗力比较弱,一旦发生新冠肺炎病毒的感染,后果不堪设想。因而‘随申码’的使用,对于我们的患者来说,也是一种放心。我们这里对长三角地区的其他主要健康码,也是认可的。”

浙江、江苏、上海、安徽等都拥有了本地版健康码。网络图

经过前期试点,3月1日开始,“随申码”在上海全市范围内推广应用。

位于外滩附近的久事商务大厦,在“随申码”试点的那段时间,就已经开始使用了。“这两天,我们大楼上班的人员越来越多,‘随申码’的使用,对于我们管理人员来说,无疑带来了很多的便利,最主要还是能够让各方都感到安全。”强生物业总经理马良说,“我们这里的业主比较多,包括华东设计院、上海证券、久事置业等,因而在防控上通过让进入大厦的人出示‘随申码’,比仅仅通过手机展示出行轨迹,更加直观。”

久事商务大厦,上班员工向工作人员出示自己的“随申码”。王凯 摄

相比“随申码”,“乘车码”在交通出行层面有着独特的优势。在大众出租车司机彭广兵看来,“乘车码”不仅是对乘客负责,而且也让司机放心,“虽然这段时间生意不好,但是我每天还是坚持出车。现在只要有乘客上来,我就会主动跟他说,让他扫码,不少乘客也非常支持,大家都觉得这个特殊的时期,这样对大家都好。”’彭师傅说。

“码”不停蹄精益求精

通过这两天的使用,杨琦晖最大的感觉就是老百姓虽然对“随申码”的接受程度还是非常高的,但是要真正让“随申码”产生更大的作用,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进一步探索。

“‘随申码’现在主要是解决了一个入门证的问题,就是只有亮‘绿码’才可以进入,但是从我们服务广大患者的角度,这个‘随申码’是否可以加载一些服务功能呢?” 杨琦晖说,“因为在病患出示‘随申码’之后,我们需要通过App进行扫码确认其二维码的真实性,因而在每次扫码的时候,这位病患的一些基本就诊信息,比如什么时候来过我们门诊部,是否可以在我们管理者的后台显示呢?”

事实上,这样的需求,在物业企业也显得非常迫切。在马良看来,现在只要人员进入大厦都需要扫“随申码”,但是这个人在一天中来过几次、什么时候来的人数最密集,这些通过扫码之后获得的数据,现在基本上都不太了解,是否可以通过开放权限的方式,让物业管理方可以更好地调配人力,这样在一些高峰时段可以大大缓解排队的人数。

虹口区的虹祺花苑,既有商品房,也有商住两用房,如何管理小区进出人员呢?据横浜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魏娜介绍,目前对于想要进入小区探亲访友的居民,除了要联系居民本人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出示“随申码”,只有“绿码”才能进入,而对于所有出入商住楼的人,都需要出示“绿码”。

居民扫码二维码生成随申码。网络图

3月3日举行的上海市政府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透露,结合推广使用“随申码”,明确快递员等物流人员,家政员、护理员等服务人员,水、电、气、通讯等公用事业设施维修人员,符合一定条件的,应允许进入小区。对此,魏娜表示目前也在积极等待相关政策的落地,并且在研究如何更好地将“随申码”的应用推广开来,

地铁人民广场站站长熊熊非常关注“乘车码”的推广。在她的观察中,现在主动扫码注册的人虽然已经越来越多,但是也有不少人对于“乘车码”视而不见,“我们现在地铁站内、车厢内以及司机广播中都会提醒广大乘客要及时扫码,但有些乘客只是低头看手机,或者塞着耳机,并不会注意到广播,而且对于乘客来说,扫码之后获得的仅仅是一个车厢的编号,我的建议是能否做一个激励机制,让乘客能够更加主动地去扫码呢?”

志愿者引导乘客进车厢扫码。陈梦泽 摄

好“码”优化营商环境

“去年4月MBA的《管理信息系统》课上,我就曾布置过一次特殊的作业,要求大家下载‘随申办市民云’,提交自己的使用感受。今年,我也非常关注‘随申码’的应用,我觉得在这个特殊时期,它同样也起着优化营商环境的作用。”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劳帼龄教授表示,随着“随申码”应用场景越来越广泛,她对于“随申码”打造成上海方便企业市民生产生活的特色服务码非常有信心。

营商环境好不好,靠市场主体的感受来说话。在复产复工复市的关键时期,也要抓好疫情防控。如何安商、稳商,在劳帼龄教授看来,政府应该发挥积极作用,充分赢得市场主体信任、更好打造服务企业“店小二”,包括“随申码”在内的各种各样的应用无疑是展现政府职能的重要载体,“从2月24日起,上海近1500家线下政务服务大厅全面启用‘随申码・健康’服务,显示‘绿码’即可通行,有效提升线下办事效率与安全,我觉得这就是一种营商环境的提升。” 劳帼龄教授说。

劳帼龄教授特别提到一个观点,这就是好“码”一定要活“码”,“任何一个大数据的应用,关键是要能够使用各方能够有回馈,就像一些网上支付系统,使用了之后还可以抵扣钱款,老百姓就乐意使用,而使用者越多,这些支付系统就越有价值,我们现在的这些‘码’也应该考虑到应用场景的反馈问题,特别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使用这些‘码’,其实是比较繁琐的,能否每使用一次就给予积分的奖励,达到一定积分就可以享受到一定的优惠,比如可以优先购买口罩等,而对于使用这些‘码’的商家来说,则可以开放一些有限的权限,让他们了解一些用户的消费行为。”

上海书城门口,市民在工作人员指导下扫描随申码二维码。王凯 摄

劳帼龄教授也观察到一些现象,就是现在有些“码”的功能存在着重复的现象,特别是市级层面与区级层面的一些码,在功能上重叠比较严重,以至于在一些区里的办公楼中,物业部门更喜欢使用区里的复工码。对此,劳帼龄教授建议,市区两级应该将这些码进行统一,这样不仅可以将数据更好汇总起来,同时也有利于对于数据的分析。

“我觉得打造类似‘随申码’这样的大数据平台,对于政府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劳帼龄教授说,“因为数据掌握在政府的手中,这对于保护个人隐私非常重要。相信随着应用场景越来越丰富,‘随申码’的作用也会越来越大,并为建立具有上海特色的大数据平台添砖加瓦。”

新民眼工作室方翔

编辑 | 黄佳琪 唐梦葭